• 陕西省靖边县召开促进非公经济发展暨靖边籍企业家返乡创业大会 2019-03-25
  •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5
  • 移动支付海外“落地”还需“生根” 2019-03-24
  • 小天视频这个六一 来个回忆杀 2019-03-23
  • 被抓了!云南3男子深夜跨县去找“下酒菜” 2019-03-03
  • 政协委员谈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 2019-03-03
  • 翻页   夜间
    湖北快三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 第507章 神秘客人

    湖北快三 www.krpw.ne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www.krp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话的时候,曹景同在心里都快忍不住笑出声了。

        他几乎已经肯定,给晟威地产带来麻烦的人,其实就是明达自己。

        在外人看来,这几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老板的,会坑自己手下的公司吗?

        这不太可能吧!

        但是,这的确就是明达的手法。

        他不在乎晟威地产这种才刚刚有规模的小公司,反正只要有明氏集团在,分分钟都可以孵化出这样小型公司。

        相比之下,最重要的是,除掉那些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我知道了,我会留心的,如果有人是想要冲着明氏集团来的,我一定会让他有来无回!”

        明达微微眯起了眼睛,神色阴沉地说道。

        “有明总这句话,那我就放心了!这两年,我不敢说把命都搭在晟威地产上了,但也差不多吧。公司虽然不是我一个人的,毕竟是我从刚起步的时候就一手做起来的,谁要是想毁了它,我是第一个不会同意的。公司,就跟商人自己的孩子一样,明总,您说是不是?”

        曹景同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冲着明达鞠了一躬。

        “明总,那我就先走了。谢谢您请的这杯咖啡,可惜味道很一般,看来只是徒有虚名,不过是借着这里是富人区的名头而已,我应该是不会再来品尝了?!?br/>
        说完,他不等明达开口,扬长而去。

        一席话,绵里藏针,令明达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他同样清楚,曹景同已经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而且,曹景同也已经早有准备。

        表面上看,他是来汇报工作的,事实上,是来炫耀的。

        他是在用实际行动来说明,区区一个税务检查,并不能难倒他和晟威地产。

        “这小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居然就这么被他给对付过去了……”

        明达看着窗外,喃喃地说道。

        他看见,曹景同面带微笑地上了车,直接离开。

        回到公司,一推开办公室的房门,曹景同就看见明锐远坐在自己的桌子上,姿势不雅。

        “有沙发,有椅子,你干嘛坐在我的桌上?”

        他没好气地问道。

        “坐得高,看得远,我这不是专门等着你吗?”

        明锐远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倒是说得好听。前几天来查税,我怎么没有在公司里看见你?哦,我明白了,你害怕晟威地产真的有偷税漏税的行为,被人家挖出来了,公司要出事,你不想受到牵连,索性不露面了,是不是?”

        曹景同反应过来,毫不留情地当面质问道。

        “谁说的,我是前几天出远门,太累了,在家休息来着。难道我出差一趟,还不能歇一歇吗?”

        眼看着对方已经把自己心里的那点小九九都给看透了,明锐远脸上一红,连忙反驳他。

        “行了,别解释,反正晟威现在还好好的,恐怕要让你失望了?!?br/>
        曹景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懒得再去跟他磨牙。

        这小子现在是同伴不假,但值不值得自己付出百分之百的信任,那可难说了。

        “喂,我听说你去找老狐狸,很担心你,所以才一直在这里等着,你那是什么态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去了,你是跑到他面前耀武扬威去了吧?我告诉你,明达这个人的心眼可是小得很,他搞你一次,没有成功,反而让你有机会去臭显摆,下一次非得弄死你不可!你还在这里美滋滋呢,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明锐远跳下桌子,又是挥手,又是跺脚,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一听这话,曹景同端着杯子的那只手顿在了半空中。

        明锐远的话,似乎也并无道理。

        自己的确是被短暂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有那么一点点得意忘形了。

        “不过,”明锐远舔了舔嘴唇,又点了点头:“其实你也没有做错什么,你就算不去,他难道就会收手吗?还不如做一些让自己觉得痛快的事情!”

        曹景同失笑:“那你到底是支持我,还是反对我???”

        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明锐远冷笑一声,双手抱胸:“我的意见对你来说,重要吗?要我说,是根本就不重要吧,还没有傅锦行放的一个屁重要呢!”

        眼看着他又要牵扯别的事情进来,曹景同立刻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制止了明锐远。

        “话说回来,明达都已经把手伸到晟威这里了,你就继续看着,不想想办法吗?”

        言下之意,是请明锐远不要再继续坐山观虎斗了。

        如果有什么本事,就尽快拿出来吧。

        “我怎么就看着了?我只是需要一个时机而已。我今天过来,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今天一早,我接到明达的电话,说他要办一个私人酒会,让我帮他张罗一下?!?br/>
        说起正事,明锐远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吊儿郎当了。

        “私人酒会?在这种时候?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果然,听到这个消息,曹景同也感到惊讶极了。

        “不清楚,我试着了解一下,但他告诉我,已经请了最专业的团队去策划,无论是场地还是其他什么,都会安排妥当,只要让我帮忙把把关就可以?!?br/>
        明锐远也摇了摇头。

        “这么大的阵仗,是有什么特殊人物要到场吗?”

        略一沉思,曹景同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我这边也会继续留意,一有消息就告诉你。我本来想马上进行计划,但这个私人酒会来得很突然,我想试着看看情况,你觉得呢?”

        明锐远用一种商量的语气询问道。

        这个问题,可难倒了曹景同。

        “我们还是跟傅先生说一下吧?!?br/>
        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

        “你傻啊,要是让傅锦行知道了,他肯定不许我们再拖下去。难道你就不想弄清楚,明达花了这么多钱,是准备要接待谁吗?”

        明锐远动作麻利,一把夺走了曹景同的手机。

        “傅先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吧?”

        相比之下,曹景同自然更信任傅锦行。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对明达的举动充满了好奇。

        这么一个阴险狡诈的人,在这种时候,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呢?

        “你看,你也好奇吧?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弄清楚答案而已。傅锦行这个人太古板又无趣,我觉得跟你还是能说到一起去的,所以才告诉你,你可不要坑我!”

        明锐远一本正经地看着曹景同,眼神里又多了一丝期待。

        “好吧,私人酒会在什么时候?”

        “这周五晚上?!?br/>
        曹景同一听,更吃惊了。

        “今天已经是周二了!那不就是大后天吗?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明达要请的人是谁?”

        他愈发紧张起来。

        看来,明达的保密工作做得也太好了一点吧!

        “是啊,我就是觉得反正也没两天了,不如再等一等?!?br/>
        说着说着,明锐远忽然没了底气。

        “把手机还我,我必须跟傅先生汇报一声。不过,你也放心,我会想办法说服他。至于你,就别在我这里耽误时间了,赶紧去打听消息吧!”

        曹景同伸手拿回了自己的手机,走到一旁,给傅锦行打电话去了。

        见状,明锐远也没办法了,他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曹景同的办公室,去见那个私人酒会的负责人,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听了曹景同的转述,傅锦行也感到一丝诧异。

        “如果消息可靠的话,那么这个人对明达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他现在应该已经开始怀疑你和明锐远了,否则也不会接二连三地对你们下手。既然这样,明达还要大张旗鼓地举办什么私人酒会,一定是为了展现自己的最大诚意了?!?br/>
        傅锦行的想法,和曹景同不谋而合。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傅先生,我们要不要先按兵不动,就看看明达到底要迎接谁?”

        傅锦行笑而不答:“一定是明锐远那小子的主意吧?他最喜欢凑热闹,一听到有这种事,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br/>
        曹景同有些羞赧:“是,他的确很好奇?!?br/>
        “也不是不行,反正没几天了,我们不妨拭目以待?!?br/>
        傅锦行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叮嘱了曹景同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他低头看着手上的药,那是慕敬一刚派人送过来的。

        最近两天,傅锦行试着联系过他,但全都失败了。

        他原本还以为,慕敬一会食言,想不到,今天一早,对方还是按照约定,准时地把药物送了过来,和前几次一样。

        傅锦行原本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过,他也难免好奇,慕敬一最近在做什么?

        正想着,手机又响了起来。

        傅锦行一看,是何斯迦打来的。

        他马上接起来,听见她的声音有些慌张:“你、你能不能先回来一趟?我收到了一份快递,有些古怪……”

        “好。别害怕,我马上回去?!?br/>
        傅锦行二话不说,直接回家。

        “什么快递?需要报警吗?”

        他一进家门,就看见何斯迦和萍姐两个人正围着桌子,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见到傅锦行回来了,她们同时松了一口气:“你过来看看这个吧?”

        他走过来,发现桌上摆着一个很普通的快递纸箱。

        除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猫玩偶之外,还有一个卡片。

        傅锦行打开卡片,看到上面有一行印刷字体。

        “想好给我的报酬是什么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陕西省靖边县召开促进非公经济发展暨靖边籍企业家返乡创业大会 2019-03-25
  • 建设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光辉指引 ——《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诞生记 2019-03-25
  • 移动支付海外“落地”还需“生根” 2019-03-24
  • 小天视频这个六一 来个回忆杀 2019-03-23
  • 被抓了!云南3男子深夜跨县去找“下酒菜” 2019-03-03
  • 政协委员谈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 2019-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