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秋日 滇池上空出现七彩云霞 2019-06-16
  • 被你们说棕子说馋了,放在冰箱里准备端午吃的几个棕子煮上了下午吃,过两天再买,太不计划经济了,呵呵。 2019-06-16
  • 新疆14所高校大学生同台比赛 2019-06-14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10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05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6-03
  • 快来看一看,被中国报协点名的十九大融合传播优秀作品“优”在哪儿 2019-06-03
  •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05-30
  • 世界杯赞助商集体亮相球迷广场 海信站C位夺眼球 2019-05-30
  • 泪目!川农院士逝世5年,夫人每日都去看他的雕像…思念如马,不停蹄! 2019-05-29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5-29
  • 晋城城区八项活动喜迎“七一” 2019-05-22
  •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即开票首发式走进贵州 2019-05-18
  • 电影别得了票房丢了观众 2019-05-18
  • 事件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15
  • 翻页   夜间
    湖北快三 > 给前任他叔冲喜 > 200.第200章

    湖北快三 www.krpw.ne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www.krp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阅率不足此为防盗章。补足可见。详见文案3

        虽然姬无镜的院子偏僻, 可眼下乃白日,又快到晌午, 顾见骊稳了稳心神,沉着嗓音:“贤侄想与我说什么?”

        她不动声色拿起桌子上另外一只白釉茶碗,抿了一口凉茶,放下茶碗后手指搭在碗沿, 轻轻转动。

        “奉贤是想告诉五表婶,如今您不是孤单一人,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来找奉贤。不管是什么事情, 不管是白日还是夜里……”

        说到最后, 他的声音低下去,语气里亦带了些莫测的卑劣调调。

        赵奉贤这张色眯眯的脸让顾见骊作呕,可顾见骊只能忍着怒意,冷静地开口:“你五表叔的院子的确偏僻, 只是眼看着要到午膳的时辰,贤侄是想留下用膳吗?若如此, 得支会厨房一声?!?br/>
        甜甜软软的声音入耳,赵奉贤大半个身子都酥了。他笑眯眯地说:“五表婶, 您怎就不信奉贤的善意?奉贤今日过来只是瞧瞧您过得如何,表表衷心罢了?!?br/>
        他不由自主又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瞥了一眼床榻,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就在您嫁过来的前一天夜里, 五表叔咳了血, 府上来了宫里头的太医, 言五表叔活不到过年。如今距离过年可只有十日了。到时候府里会怎么对您,您心里清楚。只要您点个头,咱们合伙来一出狸猫换太子……”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再说,可是顾见骊已经听懂了,这是要以救命之恩囚着她在外室。

        “五表婶,您好好考虑考虑,是到用膳的时辰了。奉贤先走了?!彼徊饺赝?,目光流油,鬼鬼祟祟地离开。他从院子的偏门出去,看看左右没人,大摇大摆地往正路去,脑子里仍旧是顾见骊那张脸,心里痒痒难耐,决定去花柳巷快活快活。

        房中的顾见骊挺直的脊背软下去,有些疲惫的靠着玫瑰椅,望着摔在地上的瓷片微微出神。

        倘若她毁了这张脸,是不是就会少去很多麻烦?

        将赵奉贤来过的事情说出来寻求庇护?这广平伯府分明盼着她早些死,免得受牵连。她本就孤立无援。

        小孩子的说话声打断了顾见骊的思路。

        林嬷嬷抱着姬星澜,姬星漏跟在她身旁。进了屋,她把怀里的姬星澜放下,笑脸对着顾见骊,说:“夫人,奴婢把六郎和四姐儿带过来了?!?br/>
        哥哥姬星漏自打进屋就低着头,妹妹姬星澜一直往林嬷嬷身后躲,有些畏惧。林嬷嬷把藏在她身后的小姑娘推到身前,柔声说:“这位以后就是你们的母亲了,快叫人?!?br/>
        姬星澜抬起头,好奇地望着顾见骊,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小嘴儿微微张着,想要叫人,又犹豫。

        顾见骊起身,脚步轻盈走过来,蹲在两个孩子面前。她揉了揉姬星澜的头,温柔地说:“没关系的,不想叫暂时不用叫的?!?br/>
        姬星澜歪着小脑袋好奇地瞧着顾见骊,觉得她好漂亮,声音也好听。她不由自主冲着顾见骊咧着嘴笑起来。

        林嬷嬷又说了一遍:“澜姐儿,喊人了?!?br/>
        “母……”

        一直低着头的姬星漏忽然推了姬星澜一把,顾见骊眼疾手快抱住姬星澜。姬星澜在顾见骊的怀里转过身看向哥哥,委屈地瘪了嘴,可是姬星漏一个眼神瞪过来,她立刻不敢哭了。

        姬星漏嗤笑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我要吃饭!”

        “这……”林嬷嬷看向顾见骊。

        顾见骊点点头:“你去吧?!?br/>
        林嬷嬷应了一声,提着裙子疾步往外间去准备。

        顾见骊没理姬星漏,她直接将姬星澜抱起来,抱着她在窗前坐下,用指腹轻轻拨了拨小姑娘的鼻尖儿,温柔地说:“你叫星澜是不是?”

        “哇,你怎么知道?”小姑娘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我不仅知道你叫星澜,还知道星澜今年四岁啦?!?br/>
        姬星澜摇摇头,糯糯地说:“不对不对,要再过两个月才四岁!”

        说着,她伸出三根手指头。她偏过小脑瓜儿望着自己的手指头,想了半天,又缩回去一根手指。

        顾见骊忍俊不禁,凑过去在小姑娘的脸蛋上轻轻亲了一下。

        “我们星澜真漂亮!”

        姬星澜懵懵懂懂地望着顾见骊。她忽然踢了鞋子,抓着顾见骊肩膀上的衣料,栽栽歪歪站起来,凑到顾见骊面前,在顾见骊的脸颊“吧唧”一口。

        “你好看,也好看!”

        小孩子一旦开了口,叽叽呱呱说个不停。偏偏还是张讨人喜欢的脸蛋儿,软糯的声音,让人喜欢得很。

        站在原地的姬星漏看着她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完全当他不存在,他走到一旁的衣橱踢了两脚,制造吵闹。

        姬星澜果然扭过头来,顾见骊轻易重新吸引了姬星澜的注意力,继续当姬星漏不存在。

        姬星漏生气了。

        他走到地上摔碎的瓷碗前,蹲下来玩。他记得林嬷嬷每次都会大惊小怪地跑来抱起他,惊呼:“我的小祖宗呦,可别伤了!”

        然而他玩了好一会儿碎片,坐在窗前的两个人还是不理他。

        午膳的时候,姬星漏沉默地一口一口吃着饭。而妹妹呢?还是被那个女人抱在腿上,那个女人甚至亲自喂妹妹吃东西。

        “我吃饱了!”姬星漏重重放下碗,跳下椅子,一溜烟儿跑了出去。

        林嬷嬷“哎呦喂”一声,扯着裙子追出去??蠢凑庋南仿胍丫皇堑谝淮紊涎萘?。

        姬星澜呲溜吸进去一根面条,用小小的手摸了摸嘴角,仰着脸望向顾见骊,吐字不清地问:“哥哥怎么了?”

        “哥哥吃饱了,咱们星澜继续吃这个?!?br/>
        “我下午能来找您玩吗?平时没人陪我玩,哥哥嫌弃我笨……”姬星澜嘟起肉呼呼的小嘴儿。

        “当然可以呀,星澜才不笨呢?!?br/>
        顾见骊的确有私心。有照顾小孩子的名义,她可以不用一直单独和姬无镜共处一室。当然了,姬星澜这么讨人喜欢,着实是意外惊喜。

        至于姬星漏,顾见骊看得出来这孩子的教育出了问题,可这种因为环境慢慢养成的性子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过来的。

        顾见骊亲自抱着姬星澜去睡午觉,她恨不得留在姬星澜屋子同她一起睡??墒撬糜沧磐菲ぷ鲆患虑椤?br/>
        先前给姬无镜喂食这事儿是长生做的,如今他不宜进屋,这事儿就落到了顾见骊身上。早上顾见骊因为一早去主屋请安,躲过一劫,如今是躲不过了。

        顾见骊端着一碗粥挪进里屋,她踌躇立在屏风旁,望向床榻。直到瓷碗有些烫手,她才挪步走去,坐在床沿。

        她将粥碗放在床头小几,又准备了帕子放在姬无镜耳侧枕上。在家里的时候,她曾给昏迷的父亲喂过东西,也算有经验。

        “别怕别慌,流出来擦去就好,多试试总能喂进去,他现在昏迷,不能打你,全当、当全是给父亲喂粥了……”顾见骊碎碎念一通,终于端起碗来,试了试温度,小心翼翼地喂给姬无镜。

        比顾见骊预想得要顺利多了。

        顾见骊忽又想起,今日只是喂食,那么擦身这事儿日后是不是也是她的?

        顾见骊手一抖,汤匙里的粥滴落,落在姬无镜的脸颊。顾见骊一惊,急忙用指腹抹了去,才慌慌张张想起用帕子重新给他擦一遍。

        等将一小碗鱼粥喂尽,顾见骊长长舒了口气。

        这只是午膳,还有晚膳。

        嫁过来的第二夜,顾见骊如昨夜一般,抱了一床被子宿在罗汉床上。

        夜里,

        顾见骊留了一盏灯才歇下。她屈膝侧躺在罗汉床上,虽一动不动阖着眼,却许久未能睡着。

        于是,当有人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就醒了。

        “什么人!”顾见骊坐起,顺手握住藏在枕下的匕首。

        “五表婶,你居然睡、睡在罗汉床、床上,嘿嘿,新婚燕尔,五、五表叔不能陪你,奉贤陪你怎、怎么样……”

        赵奉贤一步三晃,全身带着酒气。

        顾见骊暗道一声“坏了”。白日的时候,他尚且能守些礼,可如今醉了酒,骨子里的劣性恐要暴露出来。

        顾见骊一边朝门口跑,一边大声喊:“林嬷嬷!长生!”

        可惜她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跑不过赵奉贤,赵奉贤几步追过去,比她先到门口,用后背抵在门上。

        那一瞬间,顾见骊特别想父亲。

        如果父亲好好的,定然不能让她受这样的委屈。

        “别、别跑了,嗝……”赵奉贤朝顾见骊追过来,“五表婶,奉贤、奉贤陪你……”

        顾见骊握紧手里的匕首,一边后退,一边冷着脸训斥:“我是你的长辈!你不能这样胡来!”

        小腿撞上了什么东西,顾见骊就势朝后跌坐。她偏过头看着床榻上的姬无镜,才知道自己退到了屋最里面的拔步床。

        她慌声道:“你五表叔还在屋子里!他今日曾醒了一次,当着他的面动他的妻子,你就不怕他醒来找你算账?”

        赵奉贤嘿嘿笑了两声,跌跌撞撞往前走,竟是自己把自己绊倒了。他也不急着爬起来,抬头望向顾见骊,咧嘴笑道:“五、五表叔快死啦,什么都不知道了。就算我脱了裤子往他脸上呲一泡尿,他也……嗝!”

        赵奉贤脸上的笑僵在那里,那双醉酒的眼一点点恢复清明。一阵寒意袭来,赵奉贤一瞬间醒了酒,整个人开始发抖。

        顾见骊懵了,她后知后觉地慢慢转过脖子,看向身侧,便望见一双似笑非笑的狐狸眼。狭长的眼,眼尾微微上挑,勾勒出几许风姿。那眼下的一滴泪痣,再添三分妖。

        姬无镜刚洗完手,长生站在门外禀告大夫过来了。

        姬无镜瞥了顾见骊一眼,才点头准大夫进来。

        府里本来是打算去请太医,是姬无镜令长生将人拦下来,只请了时常来府里诊治的苏大夫。

        “先给夫人开一道风寒方子?!奔蘧道辽⒖?。

        顾见骊颇为惊讶地抬眼望了他一眼。

        苏大夫给顾见骊开了风寒方子后,像往常那样给姬无镜诊了脉,他皱眉许久,才开口:“五爷体内的毒已入五脏六腑,但是……”

        但是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三天醒过来两回??!

        苏大夫咬咬牙,硬着头皮胡说八道:“但是只要每日按时服药,总是有效果的?!?br/>
        姬无镜似乎笑了一下,慢悠悠地说:“有劳苏大夫费心了?!?br/>
        “哪里哪里……”苏大夫连药方都没给姬无镜开,只说还是用先前的那道方子,便匆匆离开了。这深更半夜的,他往这儿跑一趟居然只是给顾见骊开了一副风寒的方子。

        四姐儿被吵闹声吓醒,林嬷嬷照看着孩子过不来。长生送苏大夫出府,栗子蹲在小厨房给顾见骊煎药。屋子里又只剩下顾见骊和姬无镜。姬无镜昏迷时,顾见骊已觉紧张局促,更何况他清醒坐在那里。

        顾见骊咬了下唇,拿了一套寝衣走进西间换上。她身上的衣裳沾满血迹,血迹干涸处,硬邦邦的。血迹难洗,这身寝衣是要不得了。瞧着换下的寝衣,顾见骊蹙了蹙眉。她嫁过来极为匆忙,家中又是那样的光景。她带过来的衣物极少,寝衣更是只有两套。

        顾见骊转身回了寝屋,见姬无镜还是先前那样懒散的坐姿,似乎没动过。而顾见骊为他

        找来的干净衣物放在原处,也没被他动过。顾见骊压下心里的抵触,硬着头皮走过去,在姬无镜面前弯下腰,去解他寝衣的系带。乌鸦鸦的云鬓滑落,落在姬无镜的膝上。

        “能解开?”姬无镜问。

        顾见骊手上的动作一顿,今晨西间里的情景浮现眼前,她咬下了下唇,一本正经地说:“能的?!?br/>
        姬无镜轻笑了一声,目光落在顾见骊垂落在他膝上的乌发,他饶有趣味地挑起一绺儿,漫不经心地缠在手指上,一圈又一圈。

        顾见骊努力让自己忽略掉姬无镜的动作,给他脱下衣裳,只剩右臂还在袖子里时,她瞥了一眼自己被姬无镜缠在指上玩的头发,小声说:“五爷,松手了……”

        姬无镜“哦”了一声,有些眷恋地松手,被他缠在指上的发卷松散开,慢慢滑落。

        顾见骊将姬无镜的衣裳脱下来,顺手将两侧垂落的长发掖到耳后,才拿起放在一旁的干净寝衣给姬无镜穿上。

        顾见骊的目光下移,落在姬无镜的裤子上。裆间的血迹,是她抓的。顾见骊忽又红了脸,将头低得不能再低,胡乱去解姬无镜的裤带。强逼着自己心无旁骛地给姬无镜换下了裤子。

        “五爷,您先起来一会儿可好?床褥脏了,得换一套?!惫思晷睦锲呱习讼?,面上努力维持着平缓的声调,让自己的声音不发抖。

        姬无镜看了一眼床褥上蹭上的血迹,朝顾见骊伸出手。顾见骊扶他起身。她低垂眉眼,视线里是姬无镜细瘦发白的脚踝。他压在她肩上的重量也是极轻。顾见骊收回视线,将姬无镜扶到一侧,转身去拿干净的床褥,重新铺床。

        她跪在床上整理着床褥,身上宽松的寝衣向下垂着,随着她的动作,衣襟轻晃。薄薄的衣料贴着她的脊背腰臀,勾勒出袅娜美好的线条来。

        姬无镜懒散斜立在床头,打量着顾见骊。

        顾见骊不需要回头,那种毒蛇在背的感觉让她知道姬无镜在打量着她。她整理被褥的手指一哆嗦,被子从她手中滑落。

        悄悄舒出一口气,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重新向床里挪了挪,整理被褥。随着她的动作,宽松的裤腿下露出一小节白藕般的小腿,小腿下的脚踝细若皓腕,隐在藕色的鞋袜间。姬无镜身上的白是一种久病的苍白,而她身上的白却是泛着光的莹白,像从窗棂洒落进来的月光。

        姬无镜看着看着,伸出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顾见骊吓了一跳,慌忙转身,望着姬无镜的惊慌眸子浸在一汪清潭里。

        姬无镜动作缓慢地将顾见骊滑上去的裤腿向下拉,盖住她的小腿,而后抬眼瞧着顾见骊受了惊的眸子,问:“你真的会铺床?”

        顾见骊撑着床榻的手悄声攥紧身下的被子。万千宠爱娇养着长大,这些事情她之前是从未做过,就算过去的三个月做了些日?;疃?,到底也是不精于此,显得笨拙了些。她克制着惊慌,点点头:“会的,很快就好了?!?br/>
        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脚踝从姬无镜的掌中逃开,快速地整理好床榻,从床上下来,扶着姬无镜上床。待姬无镜刚坐到床沿,她便匆匆松了手,抱着换下来的被褥和姬无镜的寝衣送到外间去。等着明日下人拿去扔掉。

        重新回房前,她立在门口深深吸了口气,才鼓起勇气迈步进去。她眼角的余光瞟见罗汉床上的大红色鸳鸯喜被,不由蹙了眉。今天晚上她要睡哪儿?

        她检查了窗户有没有关严实,又添了新碳,磨蹭着时间,总是不愿走近床榻。她希望磨蹭到姬无镜先睡着,她便可以睡在罗汉床上。他醒着,她总不好独自走开。

        睡了没有?

        顾见骊悄悄抬眼去看姬无镜,惊见姬无镜歪着头打量着她,嘴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他的笑总是让她觉得阴冷。

        顾见骊一惊,迅速低下头。这么躲着总不是事儿,她硬着头皮看向姬无镜,开口说:“五爷,已经很晚了。您再不歇着,天都要亮了?!?br/>
        说着,她朝床榻走去,蹲在姬无镜面前,为他脱了鞋。

        栗子在外面敲门:“风寒药煮好了!”

        “进来?!奔蘧捣⒒?。

        栗子缩着脖子进屋,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带着畏惧地偷偷去看姬无镜神色。她害怕姬无镜。她将汤药递给顾见骊,撒腿往外跑。

        顾见骊贴着床沿坐了个边,望一眼栗子跑开的方向,垂下眼睛望着手里粘稠的褐色汤药好一会儿,才捏着汤匙搅了搅汤药——有些烫。她一直很厌恶汤药的苦味儿,小时候生病每次喝药都要父亲哄着。今时不同往日,没有使小性儿的资格。她也清楚知道自己真的生病了,此时眼睛发涩脑子发沉。她可病不起。

        她端起汤碗喝药,眉头拧巴起来,眼睛合着,眼睫轻颤。一股脑将一整碗汤药喝了??嗌奈兜莱沟捉兔?。

        “你不该喊栗子?!奔蘧岛鋈凰?。

        顾见骊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姬无镜是说今夜赵奉贤过来时,她喊着栗子求救。顾见骊握着汤碗的手发紧,关节捏得发白。

        “栗子夜里睡得沉,天塌了也听不见?!奔蘧涤纸馐土艘痪?。

        顾见骊微怔。用力捏着汤碗的手力度稍微松了松。原来栗子没有听到吗?

        姬无镜抬手戳了戳顾见骊的额头,问:“听见了没?”

        顾见骊“唔”了一声,捂着额头小声说:“听见了……”

        缓了缓,她又用好似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喊栗子还能喊谁……”

        姬无镜忽凑到顾见骊脸前,哑着嗓子说:“我啊?!?br/>
        顾见骊抬眼,对上姬无镜的眼,在他的眸子里看见窘迫无措的自己。

        “叫声好叔叔,我就算死了变成厉鬼,魂魄也要闯过阴阳门,回来护你?!奔蘧岛暄垩畚睬崆崽羝?,那眼尾下的泪痣近妖。

        好半晌,顾见骊才识出姬无镜眼底的戏谑。

        这般近的距离,让顾见骊几乎难以喘息,她慌忙抬手将姬无镜推开。姬无镜身形微晃,紧接着便是一阵压抑地咳。他侧转过身,拿起床头小几上的一方帕子抵在唇前,星星点点的血迹便落在了帕子上。

        顾见骊望着姬无镜,心里莫名平静了下来。待姬无镜止了咳,她问:“等天亮睡醒,你可还是好好的?”

        姬无镜撩起眼皮懒懒瞧她,问:“唔,那你是希望我醒着还是昏着?”

        “醒着的?!惫思耆险娴厮?。

        姬无镜扯起嘴角随意笑笑,没接话。

        顾见骊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鼓起勇气来,说:“明天我下厨给你煎鱼,可好?”

        姬无镜“哈”地轻笑了一声,舌尖舔过薄唇,懒散打了个哈欠,躺了下来,合眼入睡,没回顾见骊的话。

        屋内烛光摇曳,火盆里的炭火烧得发红。

        顾见骊起身吹熄了蜡烛,借着炭火的微光,走回床榻,坐在床侧。她不打算睡了,只想守在姬无镜床榻旁,若他夜里出了什么事,她好及时照看。她以为自己可以撑到天明,可药中加了助眠的成分,不多时,软软的身子伏在床侧,睡着了。

        第12章

        顾见骊猛地偏过头,目光怔怔地望着姬无镜。就连那股子从来都没有过的巨大羞窘也被暂且压了下去。

        姬无镜这话让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这话……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随意杀人可这话偏偏是姬无镜说出来的……

        满屋子的血腥味儿熏得人脑子发昏。

        姬月明望着赵奉贤的尸体,有些吓傻了。明明今天还见过、说过话,如今就这

        么死了?

        恐惧的感觉袭来,她听见自己的心怦怦跳。她动作僵硬地抬起头望向床榻上的两个人。

        姬无镜盘腿坐在床上,顾见骊长发松散披在身上,坐在姬无镜怀里,姬无镜在她身后拥着她,样子十分亲密。一群人冲进来“捉奸”,顾见骊下意识想要起身,姬无镜压住了她的手,没让她动。

        两个人身上都沾了很多血迹,明显顾见骊身上的血迹多一些,尤其是那双手,几乎被鲜血染红。姬无镜手上的血迹倒像是握着顾见骊的手而染上的。

        再看一眼地上惨不忍睹的赵奉贤,姬月明瞳仁猛地一缩。赵奉贤真的是姬无镜杀的?难道是……

        怎么可能!

        姬月明再抬眼看向顾见骊,发现姬无镜正瞧着她。姬月明心中一凛。

        一片诡异的寂静中,老夫人最先开口:“无镜,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能闯过这一关,咱们好好调理身子,越来越好!”

        死人横在身前,老夫人仍旧能够笑盈盈地关切继子。

        可惜,姬无镜并不买账。

        他嗤笑了一声,语气莫名:“哦?我还以为你们都盼着我早死?!?br/>
        老夫人心头一跳,硬着头皮扯笑脸:“这说得什么话,咱们家谁不关切着你康复!”

        姬无镜阴冷的目光扫过堵在门口的人群每一张脸上,被他目光看过的人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所以大半夜闯进来关切我?”

        姬无镜喜静,不准闲杂人等进他的屋子是老早前立下的规矩。此时,冲进来的人不管是主还是仆恨不得原地消失。他们也没有想到姬无镜会醒过来??!

        老夫人有些发怵地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硬着头皮说:“无镜,母亲是听说……”

        “奉贤!”二夫人这个时候匆匆赶过来,看着躺在血泊中的赵奉贤吓白了脸。赵奉贤是她妹妹的儿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夫人声音尖利,带着哽咽哭腔。她妹妹前些年就去了,所以她对这个侄子很是照拂,几乎当成了半个儿子来养。

        顾见骊垂着眼睛,指尖儿轻颤。人是她杀的,她是要赔命的??扇绻奔涞沽?,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她听见姬无镜不咸不淡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他夜里潜进来意图对见骊不轨,顺手被我杀了?!?br/>
        顾见骊眼睫轻颤,搭在膝上的手微微攥紧膝上的裙子。

        二夫人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那你也不能杀了他??!”

        “二嫂是打算将我送去大理寺”姬无镜轻笑出声,他这一笑,便带出一阵咳嗽。

        整个室内便只有他的咳嗽声。那一声声低哑的咳嗽牵着所有人的心跳。

        气氛跟着越来越压抑。

        顾见骊侧转过身来,担忧地望着他。她檀口微张,想说些什么,可是像有什么堵在她的喉咙,让她说不出话来,唯有攥着裙子的手越发用力。

        老夫人回过神,急忙吩咐奴仆去请大夫来,又吩咐奴仆将赵奉贤的尸体抬出去、清理血迹。

        “夜深了,都回去歇着。无镜也不能再受吵闹了。有什么事情都明天再说?!崩戏蛉讼旅?。

        得了老夫人这句话,早就想要离开的人顿时齐齐松了口气。

        “慢着?!奔蘧悼?。

        那一颗颗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姬无镜止了咳,他握住顾见骊的手腕,抓起她的手,用她的袖子擦去他唇角的血迹。顾见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望着他苍白的脸色和唇角的血迹,望着他不急不缓的动作。姬无镜低着头,没看任何一个人,低哑的声音拖长了腔调:“不要再把我这里当成随意进出的地方。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了?!?br/>
        他慢慢抬眼,狐狸眼眼底一片猩红。

        >

        这样的人,似乎即使他死了,也能变成恶鬼来索命。

        当着一众小辈的面儿,老夫人只好勉强扯着笑脸出面:“是是是,你身子不能吵闹。母亲会吩咐下去的。你先好好歇着,我们这就走,不吵你?!?br/>
        她又看向顾见骊,嘱咐一句:“见骊,好好照顾无镜?!?br/>
        “是?!惫思甏棺叛劬?,温顺答应。

        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离开的时候却个个面色难看、六神无主。

        二夫人哭嚎着她的侄子,差点哭昏过去,两个嬷嬷驾着她,搀扶着她回去。

        姬月明是第一次见到死人,她也不过才十五岁,此时有点发怔,显然是吓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立秋日 滇池上空出现七彩云霞 2019-06-16
  • 被你们说棕子说馋了,放在冰箱里准备端午吃的几个棕子煮上了下午吃,过两天再买,太不计划经济了,呵呵。 2019-06-16
  • 新疆14所高校大学生同台比赛 2019-06-14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10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05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6-03
  • 快来看一看,被中国报协点名的十九大融合传播优秀作品“优”在哪儿 2019-06-03
  •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05-30
  • 世界杯赞助商集体亮相球迷广场 海信站C位夺眼球 2019-05-30
  • 泪目!川农院士逝世5年,夫人每日都去看他的雕像…思念如马,不停蹄! 2019-05-29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5-29
  • 晋城城区八项活动喜迎“七一” 2019-05-22
  •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即开票首发式走进贵州 2019-05-18
  • 电影别得了票房丢了观众 2019-05-18
  • 事件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15
  •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开奖 七乐彩走势图表中彩 宁夏11选5走势图爱彩乐 3d彩票软件中文版下载 竞彩6场半全场怎么玩 9900888藏宝阁开 浙江快乐彩微信 头奖彩票app是否真实性 体彩7星彩号码多少 内蒙古快三开奖号码早知道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技巧 百灵百人牛牛最新版本下载安装 老11选5开奖任选三单式票 3d彩票论坛网 北京11选5走势图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