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秋日 滇池上空出现七彩云霞 2019-06-16
  • 被你们说棕子说馋了,放在冰箱里准备端午吃的几个棕子煮上了下午吃,过两天再买,太不计划经济了,呵呵。 2019-06-16
  • 新疆14所高校大学生同台比赛 2019-06-14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10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05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6-03
  • 快来看一看,被中国报协点名的十九大融合传播优秀作品“优”在哪儿 2019-06-03
  •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05-30
  • 世界杯赞助商集体亮相球迷广场 海信站C位夺眼球 2019-05-30
  • 泪目!川农院士逝世5年,夫人每日都去看他的雕像…思念如马,不停蹄! 2019-05-29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5-29
  • 晋城城区八项活动喜迎“七一” 2019-05-22
  •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即开票首发式走进贵州 2019-05-18
  • 电影别得了票房丢了观众 2019-05-18
  • 事件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15
  • 翻页   夜间
    湖北快三 > 这颜能打[娱乐圈] > 63 我不难过

    湖北快三 www.krpw.ne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二月天小说网] //www.krp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颜直追着温则野快步走出来, 找了几个楼层, 最后才在温则野经常练习的练习室找到他。

        温则野把平时都会放下来的窗帘都拉了起来, 耀眼的阳光从明亮几净的落地窗洒进来, 温则野就躺在落地窗边的地板上,胳膊搭在自己的眼睛上, 像是什么都不想再去想的样子。

        颜直轻轻带上了门,走了过去,慢慢地也在温则野身边坐下,他轻叹了一声,抬手握拳, 轻撞了一下温则野的肩膀,口吻里带着轻松,状似开玩笑说到,“多大点儿事儿啊,不至于吧”

        见温则野不说话, 颜直继续笑着道,“再退一百步说,就算脱粉一千万, 你还剩三千来万呢咱们粉多, 不怕”

        温则野慢慢把胳膊落了下来,他盯着天花板慢慢地眨了眨眼,突然开口道。

        “贺子骐说的没错, 宋翊歌是我前男友?!?br/>
        颜直点点头, “哦?!?br/>
        温则野歪头看向他, “我是弯的,你不诧异”

        颜直心想,我早就在惊天大瓜中惊讶过了。

        颜直摆了摆手,“你忘了我在哪儿长大的了性向这种事情算什么事情,愿意喜欢谁是你的自由,不论男女?!?br/>
        说完,颜直又想了想,他犹豫再三,瞥了一眼门口,确定门已经被关上了,然后也身子一歪,在温则野身边躺下了。

        两个人并排躺着看天花板,颜直咽了咽口水,小声开口道,“那个那我也跟你说个事儿吧”

        “嗯”温则野随口应了一声。

        颜直又抬眼看了温则野一眼,心里叹了一口气,“我也是弯的?!?br/>
        温则野本来半阂的眼镜蓦然睁大,他转过头看向颜直,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你下一句,不会是要告白,说我喜欢你吧”

        颜直“”

        果断翻了个白眼,颜直嘴角一撇,一脸无奈,“哥们儿,我男朋友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温柔,比你事业有成,对我世界无敌第一好,我能喜欢你”

        温则野稀奇了,这会儿他的好奇心被挑得老高,“我都这么完美了,这人还是人么还是说是你梦中情人醒醒兄弟”

        “切说出来吓死你”

        “那你说啊”

        颜直哼哼了两声,许策修的名字在自己嘴边转悠了好几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他不太清楚许策修愿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俩之间的关系,出于尊重,还是回去问过再说比较好。

        颜直含糊了一下,“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br/>
        温则野见颜直不愿意说,便也没再往下问。

        他又转头看向天花板,盯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你说咱俩那加起来八千万的女友粉知道咱俩喜欢男的,会不会疯这可就不是微博瘫痪的事儿了,这是要政变的节奏?!?br/>
        “不会,大概还有三千万会改嗑咱们俩?!?br/>
        深谙饭圈c套路的温则野轻笑了一声,“也是?!?br/>
        “所以原本那首歌是你写给宋翊歌的”

        温则野摇了摇头,语气顿了一下,“不是,这首歌不是写给他的。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首歌,可能是当时放在家里的手稿被他拿走了我不太清楚,过去已经挺久了,记不太得了?!?br/>
        颜直犹豫了一下,“那”

        这话不知道该怎么往下问,开了个头就停住了。但温则野似乎知道颜直想要问什么,他索性自顾自地开口说了起来。

        “宋翊歌我是在公司门口认识他的。他当时好像是来风星面试,但是很遗憾,没有通过。我当时还没出道,日常练习完了之后,准备回家,在门口遇见了他?!?br/>
        颜直试探问道,“一见钟情”

        温则野突然笑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是感慨地叹了一句,“哪儿那么多一见钟情。下雨了,他没带伞,我从公司里拿了一把伞给他,就这么认识了?!?br/>
        “因为他也搞音乐,还算聊得来,一来二去就熟悉了起来?!蔽略蛞巴ξ弈蔚靥艘幌率?,“突然有一天,他就跟我告白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看出来我是弯的,或许同类触觉不知道?!?br/>
        颜直认真地听着,点了点头,“那然后呢”

        “然后”温则野抿了抿唇,“我跟他说,我心里有个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在一起吧?!?br/>
        温则野歪头抬了抬嘴角,扯出来了说不上什么情绪的笑,“有点儿渣,是吧?!?br/>
        颜直摇摇头,“你把前置条件说好了,怎么着都是他自己的选择,算不上彻底无敌渣。所以他同意了”

        “对?!蔽略蛞暗愕阃?。

        颜直却又纳闷了,他好奇地问道,“那既然你心里有个人,为什么还会跟别人在一起”

        “因为心里的那个人,已经不可能了啊”

        温则野闭了闭眼,嘴角的笑依旧淡淡的,“也可能是不想一个人吧。人在寂寞的时候总是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br/>
        “那最后为什么分手了”

        “没谈多长时间,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忍受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太久吧。都是人,都有感情,都会伤心,都会失望。我理解,并且很支持。说起来,他也没有任何理由要陪着我耗?!?br/>
        颜直坐了起来,有点儿气愤道,“可是你俩这算是和平分手吧但是他还拿了你的歌还用自己的名义发表了这就不太地道了吧”

        “我也没想到不过,如果他来找我写歌的话,我应该是会答应的??晌颐幌氲?,他拿了这首歌?!?br/>
        “这首歌”颜直犹豫了一下,“有什么特别意义么刚刚我听文哥说,你貌似前几天还反悔并不想发这首歌可你并不知道宋翊歌已经拿这个歌发布了”

        “我的确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根本就不会用这首歌了?!蔽略蛞疤玖丝谄?,“反复无常,在这首歌上,是我自己的原因?!?br/>
        颜直心里痒痒,他总想问问,是不是跟贺子骐有关系,可温则野一直没提,他也不能贸然说。

        急死我了

        温则野歪头瞥了颜直一眼,“你不想问我当时那个心里的人是谁”

        “”颜直低头,手指敲了敲地板,若无其事道,“你想说,你就说呗”

        “切”温则野笑了一下,语气有些怀念,轻轻地开口道“我跟贺子骐谈过恋爱?!?br/>
        颜直眨了眨眼,歪头看温则野,“哇”

        很是第一次听到的样子。

        “不然你以为我刚刚怎么敢跟自己顶头boss那么说话?!蔽略蛞巴蝗恍α艘幌?,“不过,跟自己老板这么说话,还是挺爽的?!?br/>
        颜直没跟着温则野一起笑,因为他看见了温则野的笑并未达眼底,他轻轻问道,“那跟自己心里惦念了很久那个人这样说话呢”

        作为一个局外人,颜直都看得出来,温则野和贺子骐谁都没把谁放下。

        温则野的笑容一下子就淡了,他重新闭了闭眼,动了下喉头,近乎无声地呢喃道,“肆无忌惮,因为,一无所有?!?br/>
        那语气里的难过,满溢到一种颜直不忍问下去的地步。

        但温则野似乎像是把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开了个口,就忍不住接下来的话。

        哪怕随便说说什么,都好。

        断断续续的,也好。

        词不成句,也可以。

        情绪掩藏得太久,此时如溃堤一般,翻涌着涌上心头。

        “认识贺子骐那一年,我十七岁?!?br/>
        “颜直我真的是,长这么大,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得要命?!?br/>
        “可我失去他,失去得也快要要了命了?!?br/>
        颜直抬起手,手指轻轻点在了温则野的唇上,“不想说,就不要勉强自己了?!?br/>
        颜直轻叹了一口气,“你现在看起来太难过了?!?br/>
        “我不难过,都过去很久了?!蔽略蛞白旖怯痔Я颂?,又重复了一遍,“我不难过?!?br/>
        “骗人?!?br/>
        颜直之间点了点温则野的脸颊,然后碰到了温则野的嘴角,“咸的?!?br/>
        温则野死死咬着唇,深呼吸了几下,然后猛地坐了起来,笑了笑,“刚刚我说的都是气话,封杀,退圈,怎么可能。我身后还有一个团,我再自私也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有的,备份稿是有的?!?br/>
        “在哪儿”

        温则野身子往后靠在了落地窗上,单手搭在自己曲起来的膝盖上,他偏头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眯了眯眼。

        他记得他遇见贺子骐的那一天,似乎天上的阳光也是这样好。

        洒满人间。

        一时之间,当时的他竟然分不清,是阳光太好,还是那个人太耀眼。

        他刚刚说过,人生哪儿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

        可贺子骐,的确是温则野唯一一次的一见钟情。

        温则野笑了一下,像是认了命,也像是认了输。

        “贺子骐在几年前有一个不常用的邮箱,在那里?!?br/>
        “这首歌,是我曾经写给他的,在分手之后?!?br/>
        “可如果没有这件事,他永远不会知道?!?br/>
        颜直看着温则野,听着温则野的声音,心脏都一抽一抽地疼,他拍了拍温则野的肩膀,“那刚刚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谁知道呢”

        温则野轻笑。

        “可能为了我那可笑的自尊心吧?!?br/>
        颜直想,纯粹来说,并不是单纯一个自尊心就能概括的。

        那应该是,温则野曾固执又骄傲的爱情,以及在那段爱情中,恋恋不舍的那个心上人,以及一个怀着满腔热情热泪盈眶的自己。

        而现在,打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立秋日 滇池上空出现七彩云霞 2019-06-16
  • 被你们说棕子说馋了,放在冰箱里准备端午吃的几个棕子煮上了下午吃,过两天再买,太不计划经济了,呵呵。 2019-06-16
  • 新疆14所高校大学生同台比赛 2019-06-14
  • 要有传承,但重在创新。这样才不会被历史的进步所淘汰。 2019-06-10
  • 国信安全宁夏中心揭牌运营 宁夏网络安全迎来哪些利好? 2019-06-05
  • 端午将至,你闻到粽香了吗? 2019-06-03
  • 快来看一看,被中国报协点名的十九大融合传播优秀作品“优”在哪儿 2019-06-03
  • 窃贼落网瞒余罪 出狱当天又被抓 2019-05-30
  • 世界杯赞助商集体亮相球迷广场 海信站C位夺眼球 2019-05-30
  • 泪目!川农院士逝世5年,夫人每日都去看他的雕像…思念如马,不停蹄! 2019-05-29
  • 在“街角博物馆”中找寻来自唐朝的“雕刻时光” 2019-05-29
  • 晋城城区八项活动喜迎“七一” 2019-05-22
  •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即开票首发式走进贵州 2019-05-18
  • 电影别得了票房丢了观众 2019-05-18
  • 事件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15